版權說明


  《每週評論》,1918年12月創刊於北京,週刊,逢星期日出版,取 報紙形式四開四版一張。署北京每週評論社編輯及發行。第1至25期由陳 獨秀主編,26至37期由胡適主編。1919年8月被北洋軍政府查封,共出版 37期。

  《每週評論》被譽為是五四時期新文學運動的旗幟,與《新青年》相 輔相成,在近現代中國文壇和新文學與運動發展歷程中具有廣泛深厚的影 響。其創辦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中國民眾日益關注國內外時 事,以及國際上各種對中國權益事件之關切,諸如巴黎和會、南北和會等 等。《發刊詞》開宗明義即宣佈其八個大字的主旨:「主張公理,反對強 權」。前者「公理」就是指凡合乎「平等自由」的事物,後者「強權」意 謂「依仗自家強力,侵害他人平等自由」。其內容側重時事評述,先後開 闢過《國外大事述評》、《國內大事述評》、《社論》、《國內勞動狀 況》、《通信》、《評論之評論》、《讀者言論》、《新刊批評》、《選 論》等欄目,各欄文章針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中國的現狀,對外抨擊德日 等帝國主義列強掠奪他國資源剝奪他國人民自由平等權利的侵略行徑, 陸續重點報導歐亞兩洲的社會主義革命、民族革命,介紹蘇俄政府頒佈的 新憲法、土地法、婚姻法等;對內鞭斥代表中國封建勢力利益集團的北洋 軍閥政府,編輯了《對於新舊思潮的輿論》、《山東問題》、《對於北京 學生運動的輿論》等專號,在思想上體現出鮮明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義 傾向。同時它還注重文學創作和文藝批評,所設置的《新文藝》、《文藝 時評》、《隨感錄》、《通訊》等欄目與《新青年》一起,宣導發表白話 新詩、新小說,呼籲進行文學與戲劇改革,批判了林紓攻擊新文化運動的 小說《荊生》。先後發表過羅素的講演《我們所能做的》、胡適《多研 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李大釗《再論問題與主義》等重要文章。其中 1919年7月,胡適在本刊發表的《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在許多 期刊上引起了一場有關「問題與主義」之爭論,這場論辯標誌著「五四」 以後新文化運動中知識份子隊伍中馬克思主義信仰者與資本主義制度擁護 者在思想上政治上的分化。正是《每週評論》第一次把「五四運動」這場 大型的群眾愛國運動,稱為是中國學生和中國人民的一個「創舉」,高度 評價「五四運動」在關係中國民族危亡的時候表現出「學生犧牲、社會制 裁和民族自決」的「五四」精神。在《每週評論》的影響下,當時全國各 地曾相繼出版了一批和它相類似的時事評述性週報,如湖南的《湘江評 論》、上海的《星期評論》、浙江的《錢江評論》、成都的《星期日》 等。主要撰稿者有陳獨秀、胡適、李大釗、周作人(仲密)、高一涵(涵 廬)、張申府(張赤)、王光祈(若愚)等。

本篇文章由上海圖書館祝均宙研究員特約審校